联系我们
 电       话:0791-86831668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0791-868310099(传真)
联系电话:13330096960(陈先生)
专家热线:13367093918(柴先生)
      传 真: 0791-86831009
       Q  Q:   526431330    
     Email:526431330@qq.com        
地       址: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二经路2号四楼
南昌火车站乘坐2,22路到儿童医院下车
高铁西站乘坐高铁2路到儿童医院下车。
首页 > 自强人生 > 经烈火锻造 做钢铁战士--梁强
经烈火锻造 做钢铁战士--梁强
发布日期:2011-4-19  点击数:2332

图为:梁强
图为:梁强

     1995年3月21日,我当时是成都军区驻渝某部一名战士,正在探亲归队途中,因公共汽车驾驶员违章操作,用盛满汽油的汽车内胎对化油器直接供油,而引发大火。转眼间,烈火熊熊,浓烟滚滚,同车27名群众的生命危在旦夕。我毫不犹豫冲上去,一把抱起熊熊燃烧的内胎,撞破车窗玻璃,跳下汽车,将内胎抛到离车7米多远的地方。群众安全脱险了,我却变成“火人”,严重烧伤,烧伤面积达85%,其中60%为3度烧伤,植皮多达6000多块,全身几乎没了汗腺,变为了一级伤残。

     一夜之间,我成了“抱走一团火、救活一车人”的救火英雄、二级英模。团中央授予我“全国新长征突击手”,成都军区授予我“舍己为民英雄战士”,四川省委、省政府授予我“舍己救人爱民英雄”等荣誉称号。

     烈火烧残了我的身体却烧不毁我的意志,但生命的涅槃是无比痛苦的。烧伤病房里没有镜子,第一次无意在窗户玻璃反光中看到自己的样子时,头上看不到一根头发,眉毛、胡子、耳朵、鼻尖也全都没有了,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皮肤,体重也只剩80斤。躺在病床上我哭了。

     痛哭之后,我恢复了冷静。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,难道还害怕毁容和伤残吗?人最宝贵的是生命,我以一人之躯保护了27条生命,虽然烧成重残,变成“丑八怪”,但我不后悔。因为我觉得我的生命活得有价值!

     人生需要奋斗,奋斗才有意义。那时我20岁,今后的路怎么走?我的老政委对我说:“梁强,随着时间推移,鲜花、掌声和荣誉的光环都会慢慢淡去,你将面对一种无比真实的生活,如何让自己保持一种健康平和的心态和昂扬斗志,对于你来说,尤为重要。”政委的话使我认识到,成就英雄是瞬间壮举,考验意志才是漫长历程,我绝不能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。我告诉自己,能经受住烈火考验,就一定能把自己锻造成钢铁战士。

     1997年7月,在病床上躺了两年零4个月后,我终于回到朝思暮想的部队。考虑到我的身体,团党委决定安排我到机关工作。

     当兵就要到一线去。我不顾医生的劝阻,毅然找到团里,对团政委说:“我不能背着‘英雄’的名誉过一辈子,我是伤残军人,但首先是军人,是军人就要到战位上战斗,我申请到团里条件最艰苦的炮营一连当排长。”政委含着热泪要送我赴任,我谢绝了,我举起伤残的右手敬了个军礼,像以往演习一样,背上背包,坚定地走向自己的战位。

     两年多治疗,我经历了大小近40次手术,体质变得非常虚弱。到连队不久,我组织战士们进行400米障碍训练,为激励士气,我第一个冲出起跑线,上高板,下深坑,过独木桥,几个障碍下来,我就感到浑身发飘,胸膛里像开了锅似的难受,离终点不到10米远时,我眼前一黑一头栽倒,在地面上冲出去五六米。我想爬起来,可怎么也站不起来,战士们过来抬我,看见我的迷彩服好多地方都被血浸透了,战士们都哭了。

     我想,既然到基层带兵,就必须具备一名带兵人应有的能力和素质,我的职责不光是要让战士感动,还要练就一流的军事素质,为战士做表率。

     打那以后,我每天提前起床,到后山跑步,摔倒了爬起来再跑。晚上熄了灯,又在训练场一遍遍做俯卧撑,做仰卧起坐,想拼命增强自己的体能。

     由于咽喉烧伤受损,喊不出清晰口令,我想指挥员不能发出铿锵口令,怎么指挥打仗?我把房前一排榕树编上号当成战士,自己冒着咽喉撕裂失声的危险,对着榕树一遍遍大声呼喊,终于,萎缩的声带发出了洪亮的声音。

     器械训练对体力、技能要求很高,由于我的双手严重畸形,抓不住单杠,我就用背包带捆住手腕挂在杠上练,磨破的手腕渗出的鲜血,把几根背包带都染成红褐色。

     有一次训练,弯曲变形的右手无名指挂住单杠,没能及时松开,结果只听见“咔嚓”一声,无名指被硬生生拉断,鲜血顺着白骨流了出来,我疼得脸色发紫。战士们含泪帮我包扎好伤口,劝我休息几天,但第二天我又坚持出现在训练场上。

     当排长不到半年,我用掉600多张创可贴,迷彩服上总是血迹斑斑。半年过后,我的8公里越野、400米障碍、器械、实弹射击等基础训练课目全部达到良好以上成绩,我带领的排当年成为了全团的标兵排。

     2002年4月,师里组织干部考核。师党委研究决定:“梁强情况特殊,免考!”我不愿接受照顾,全副武装出现在演兵场上。发令枪一响,我同其他干部一样越高墙、过障碍、爬铁丝网,大家为我加油助威。网上标图,火控系统运用,网上对抗演练,我一项不漏,样样熟练……当主考官宣布“梁强参考所有课目全部合格”,考场响起一片喝彩声,战友们把我高高地抬起。上级观摩组领导感叹道:“要不是亲眼所见,谁会相信一个一级伤残军人,竟能如此熟练、全面掌握现代军事技能!”

     1997年至今,我先后在5个单位任职,把3个工作相对落后的单位带进了全团先进行列,30多项工作受到上级表彰。所带的战士50人入党、27人立功、3人提干或考上军校。对此我感到十分欣慰,因为实践证明,我还是一个兵,而且是一个能打硬仗的兵!

     作为一名军人,既然征战在一线战位,就一定要具备一流的军人素质。我意识到,计算机知识是打赢未来高技术战争的基础,于是拿出积蓄,在全团第一个购置了电脑。我双手除左手无名指、中指有关节外,其余8个手指全被烧毁,没有关节,大脑也不能很好地指挥它们,想敲A键往往按的却是S键。于是我就千遍百遍地练,手指打起血泡,贴上创可贴接着练。当我的手指第5次换皮,当第6个键盘被敲坏时,我终于能一分钟敲出60多个汉字。

     为了提高计算机技能,我拜驻地的电脑工程师为师。两年多时间,我用坏了3台计算机,终于掌握了计算机修理技能,能自行配置、组装电脑和进行简单的编程,在全团第一批通过全国计算机二级考试,同时,将一大批官兵培训成了电脑通,与战友们设计组建的团局域网实现了办公自动化、对抗训练网络化和远程控制可视化。

     我原只有中专学历,为了提高文化素质,我义无反顾地向新的知识高地发起冲锋。严重烧伤的双腿,站久了坐久了,关节便钻心地疼,我常常关在屋里,强迫自己埋头苦读。大火灼伤的双眼,看书时间一长,就泪流不止,我买来滴眼液,滴上几滴。手术使用的大剂量麻醉剂,使我的记忆力严重下降,往往头天学的内容第二天就忘得干干净净,我仍然咬牙坚持,把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读书上。

     几年来,我取得了法律专业本科文凭,发表了20多篇文章,被军区、集团军表彰为学习成才标兵。我运用学到的知识,先后帮助17名战友妥善解决了家庭涉法问题,引导数十名战友和群众走出了心理误区。我还克服困难,写出了近10万字的自传体散文《热爱生命》。烈火给我锻造,知识使我重生,我的身体虽然残缺,但我的人生却更加精彩!

     党和人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时刻希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来回报社会。这几年为了资助贫困学生、孤寡老人和家中受灾的同学战友,我先后用去自己的工资4万多元。

     不少人问我:“你身体都这样了还这么拼命,到底为啥?”我说:“我的生命是党和人民给的,如果我能为社会和部队建设出一点力,那就是我最大的快乐!”

      同志们,我经受了一次烈火,经历了一次生命的涅槃,在这个涅槃中,我经受了反复锻打,变得坚硬刚强。我的经历印证了一点:人活着是要有一点精神的!

      这个精神就是百炼成钢的精神,有了这点精神,即使身体伤残,也决不在光环之下碌碌无为;有了这点精神,就一定能坚守在一线战位,为我们伟大的祖国站岗放哨,做新时代的钢铁战士,一个合格的兵!

友情链接
友情链接
友情链接
友情链接
友情链接
友情链接
友情链接